许毓仁:反对政府以资安为由扩权监控,《资通安全法》竟可随意派
作者: 点击:432 次
许毓仁:反对政府以资安为由扩权监控,《资通安全法》竟可随意派

继立委 郑运鹏提案增订着作权法可封锁网域 之后,余宛如、姚文智委员、郑宝清等立委今日 召开记者会 推动行政院、立法院能重视制定权责分明的《资通安全法》,立委与行政院各有提出不同版本,而行政院版的草案被质疑扩权监控。

立委许毓仁则疾呼,资安固然重要,但不该以不受监督的方式维护资安。

上次着作权法的争议,至少还有经过法院:「让着作权人可以声请法院要求网路服务业者封锁 IP 位址或网址,并让台湾网际网路中心不得解析该网页。」,而这次竟然可以由主管机关任意进行检查,以下是行政院版本的《资通安全法》草案第十八条条文:

许毓仁质疑:「何谓重大缺失?何谓必要性?在资安管理法草案中完全找不到更详细的定义,等于主管机关只要一口咬定民间机构有重大缺失且有调查必要,无须经过任何审核许可机制,便得任意调查,那幺民间机构的人权保障、通讯隐私、营业秘密何在?」

先前亦有媒体评论,这部草案是「被强暴还要被处罚的资安法」,提到「民间业者拥有的专业与技术能力远在政府部门之上,但这个法案却是让政府单位去稽核、审查民间单位的资安作得好不好」,还说如果业者被恶意锁定攻击,法案中对发生资安事件的民间单位却订定了「10 万到 100 万元的罚款」,岂不是处罚受害者?

况且,政府不降低「团体诉讼」的门槛,导致实际求偿成功案例寥寥可数,应该是让消费者若有任何因资安发生的损失可向业者集体求偿,反而想要以法规处罚业者,但处罚后消费者仍然得不到任何赔偿,这样的管理方式不只与国际潮流违背,也阻碍产业的发展,试想:相对于团体诉讼的高价赔偿,最高 100 万元的罚款有任何吓阻功能吗?说不定让业者觉得:投资资安的成本如果高于罚款,那被罚还比较便宜。

许毓仁认为:「参酌美国联邦资讯安全现代化法的方式,对于非公务机关并无予以管制规範,更不会有罚则产生,尊重民间自律,只对于公务机关有所管制。」这也是法治政府精神的展现,毕竟重点在政府应该依法行政,而不是以法规管制人民。

补充:

立委余宛如表示,该法草案行政院版本第 2 条明订,非公务机关是指「关键基础设施提供者、公营事业及政府捐助之财团法人」,非民间机关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最新文章